大发国际app下载 - 大发www官方网址入口

大发www官方网址入口
" data-content="" data-original-title="" title="">微信

【我与外理共成长】一路前行一路平安一路歌
发布日期: 2022-02-23    来源:LYGTALLY    
一路前行一路平安一路歌 刘玉成 每个人的儿童时代,都有神奇的世界,都能写出独特的童话故事。 小时候的我穿着短裤,奔跑在一望无际的滩涂上,捉泥鳅逮螃蟹,与玩伴一起冲向刚刚启动的拖拉机,比比谁跑得快。童年的梦想就是能坐上一回小汽车,长大了能开上大汽车。这就是我的崇高理想。 19岁的那年,我参军进了部队,饲养员、电工、汽车驾驶员啥都干过。每当我戴上领章帽徽为营长开车,进行军队训练,心里甜美到陶醉。我骄傲我是一名驾驶员,我更骄傲我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 一晃四年,从部队退伍。战友分布天南地北,卖烟的、采石头的、做老板的,干啥的都有。我很幸运,进入连云港港港口工作。两转三绕,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初期,我加入到连云港外理这支队伍。刚从军营出来的我,一个懵懵懂懂的小伙子,没经历社会的风雨,更没谈过半天的恋爱,纯洁的就像没写过数字的“理货单证”。外理有一辆“羊城”牌客货两用工具车,公司领导安排我当了一名光荣的驾驶员。那时候驾驶员是非常吃香的职业,当听到别人说驾驶员好找对象,我心里暗自高兴啊!唉,过了好几年也没人看上我。恋爱的事儿先放一边吧,好好上班、认真工作才是硬道理。外理有涉外制服,扛肩牌的那种,穿在身上可有面子,自己又找到在军队的感觉啦。 一次去买菜,菜农居然不收钱,我不得其解?后来才知道,他把我当成税务局的人了,哈哈。我骄傲,我是外理人。感谢外理这个大家庭给了我许许多多美好而难忘的记忆。 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市场经济刚实行,外理公司成立了连云港东达公司,开展第三产业。其中有一项业务是公司在老港区立交桥下建了个售货亭,当时吸纳了徐止金、戴彩林、蔡金元、孙本才四位老同志站柜台。我承担每周一次开着“羊城”去海州小商品市场进货的任务。售货亭卖的是啤酒、饮料、面包、香烟等日用品;方便了进出港的货车司机、装卸工人、船员。一次在售货亭的柜台前,我看到冰天雪地里穿着短袖衫的老外,买了瓶王子啤酒,伸出自己的大拇指弹开瓶盖,一饮而尽。这个港区前沿的小小售货亭位置得天独厚,昼夜24小时营业,仅有3米长的柜台,一天的营业额在2000元左右;天气越热,销售额就随着气温一路高涨,高的一天能翻番达到4000元,一度利润高达40%。当时我的月工资收入在600元左右。 三产的售货亭成了改善职工福利的“小菜园”,发放给职工的东西,有当时流行的火腿肠、快餐面;还有女理货员最喜欢的高贵洗发精“潘婷和飘柔”,那是一袋袋像火柴盒大小的塑料袋包装。那时候最流行的香烟是男人们人见人爱的“红梅、茶花、红塔山”。由于承担运输商品这层工作关系,我在售货亭主管徐止金面前,常常能蹭几根这样的名烟,当战友相聚时掏出来摆显摆显。连云港本地产的王子啤酒成为当时的紧俏商品,需要找到三得利啤酒厂的人,才能一次购进量大一些。一次租了辆大卡车采购了4000瓶,送到紧挨着售货亭的第二理货站的候工房堆存。从车上卸下10瓶一个捆扎的啤酒400份一半时,大家都腰酸背痛,浑身汗臭。“砰嗵”一声,我拎在手的啤酒瓶受到撞击突然爆炸,将我的右拇指划破,身上的革命血液流淌了好几滴。几位待时的理货员,看着我和老柜台们累的够呛,纷纷伸手帮助卸车,真是谢谢他们啦。 那个岁月市场刚放开,社会上把经商的、下海的、连同摆地摊的人都时髦戏谑作“老板!”依稀记得当时外理公司的总经理马怀宝常常把负责这个售货亭经营的任汉诗笑称作“任老板”。看来,当总经理是要从当小老板做起的,这不能说没道理吧! 一次去海州进货,车行海连中路,一辆教练车急速超过“羊城”又突然停车,咚的一声“羊城”的一个“羊角”受伤了。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任老板”足足几分钟后才缓过神来,他连抬几下腿才下车。好在一切安然无恙! 还是在九十年代的末,我们连云港外理外派理货员去宁波北仑港对口支援理货作业,半年一次轮换理货员。这就意味着每一位理货员半年不能回家,六个月夫妻没办法团聚,是非常难熬的日日夜夜啊。宁波是我在海军服役的地方,曾经在这里度过终生难忘的四个春夏秋冬,想起离家的日子,我的同学、我的朋友,我的心里就像是面对敌情的泥鳅--找到家也不能回呀。从宁波这里战友分别10多年了,我常常在深更半夜同战友梦游西湖。 公司安排我驾车带上业务部经理顾新建前往宁波接回轮换的理货员们。一路欢声笑语不休,有的说想家了、有的说想孩子了;其实我明白,这是他们想老婆的托词。归心似箭呀,呵呵!眼睛瞄了一下车速表“120”,我紧紧握住方向盘,稳稳的、满满的幸福感。 那天的上午10点40分左右,当车辆行驶在苏州距离服务区三公里的地段,我感觉出车尾一阵轻微的颤抖,凭我多年驾驶经验的判断,是后轮的轮胎出了问题。我第一反应:减速、靠边停车。当停好车,看到左后轮的轮胎的螺丝已伸出两根、其它三根螺丝半断裂的粘在轮毂上摇摇欲坠时,豆大的汗珠从我额头上坠下,浸透了我的衣衫前襟。这太危险啦!赶紧招呼大家下车,我立即在车的后面放置了安全警示牌,随即我用目光一一扫射了各位弟兄们,我的脑子嗡地一声像是要炸了!要知道车速这么快,在高速公路上掉落轮胎是什么样的后果?不敢想象呀!我立即去找螺丝,车上有备用的赶紧临时用上,到服务区再更换配套的。 一路惊险一路无恙,一路欢歌一路笑语,平安顺利到达家乡连云港。几位理货员的老婆站立居住的小区路边左顾右盼等候着丈夫的回来,看着这些贤内助期待的眼神中流露出小别胜新婚的幸福感,想到回来的路上发生的一幕,我心有余悸啊!假如我刹那间犯糊涂,就要酿成大事故。不经挫折不知道艰辛,不经隐患不知道危险。我的安全行车意识更加强烈了。 我真切体验到了“怀抱一只虎,安全大于天!” 2018的秋天,我驾驶着别克商务车,车上坐着外理公司总经理任汉诗、高级总监董入双、装卸船理货部经理李伟、信息技术部经理张超,还有智慧云港的尹士华副总经理、苏超经理。他们一行从青岛乘飞机去大连考察智能理货建设情况。在去青岛机场的路上,一处高架转向地面的右转弯路况复杂,只见左前方二辆车因为超车左右相撞,已经停在路的左侧。距离机场不远的路上依旧川流不息。“飕”的一声,一辆车从我的左侧超出,“咚”的一声撞击上前面一辆车。前面的一辆车向右侧我的车道偏移,我这时眼疾手快,精确右打方向,超越过去,我们的车右侧距离隔离栏仅30公分,而在我的背后一辆辆车如同潮水般紧跟。一身冷汗,好在保证了人身车辆安全、保证了公司考察北方港口活动的人员正点乘坐飞机。 2014年、2019年的秋季,公司意外发生了两起交通事故,徐兴成、程杨、耿大君三名职工遭受不同程度的伤害,让我这个手握方向盘30多年的人,手心出汗心里发颤。公司新安排了我兼职车辆安全监督员工作,特别是在春夏秋冬季节转换中督察车辆隐患。随着公司的发展,职工收入的增长,职工买私家车的越来越多。我知道外理公司90%的人都有私家车了。路还是那条路可车越来越多了,行车难要保安全。我常常与开私家车的职工交流安全行车的经验。 记得,八十年代一直到九十年代的中期,公司在位于原港务局第一作业区2号泊位后方的一处综合楼的三楼办公。当初,还有一间用卫生间改造成了办公室,在这间房子办公的张连才和张志勇称他们在“茅房办”为外理公司创了“交通部QC成果奖和国家二级企业”。后来公司增加了四楼的办公用房。三楼的“茅房办”改为小仓库,由姚全恩管理办公用品发放。我三、五个月一次拉来公司购置的笔、墨、纸、胶水、计算器、擦桌布等办公用品都一一堆放在这里。 1996年的秋天公司搬到13号泊位后方的一处综合楼,装修房子的瓷砖是我一车一车从临沂市场拖来的。又累又热,我常常端起一盆自来水朝着身上浇,导致现在腰间盘突出。2000年的冬季,公司办公地点搬出了港区,搬到位于墟沟火车站对面的一栋租用的小楼。机关人员上下班真方便呀,就是楼房旁的大树下说不出名的虫子太多,早上一上班常常在楼梯上都能遇见这些“不速之客”。这座楼的西墙面在三楼高处还挂着一个大大的马蜂窝,紧挨着领导的房间。我拿出了一名军人的勇气,端了他们的老窝。领导表扬我是真正的人民子弟兵,我心里有种英雄的感觉! 2011年10月28日,公司搬迁到自己购买的属于自己的真正老窝——大陆桥国际商务大厦。搬家的那天,总经理厉新华的座椅我用专车专门运托。卸下车后我不让它落地,双手抱起座椅直接送到主人的身下,我才解脱。公司搬家与家庭搬家一样,讲究的是吉祥!心里流淌着甜美的歌! 全国外理一家亲。每年,中国外理要召开年度工作会议;每个季度,江苏外理系统要召开经济工作分析会议,还有公司董事会、口岸外理公司之间的交流与学习。公司领导都要一一亲自前赴会议地点参加。驾车行高速,或赶飞机或乘高铁,车辆前行,保证安全是“头等舱!” 大货车、客货两用车、面包车、商务车、轿车——开过的车型不少,拉的货一趟趟、载的人一轮轮。时代变了,导航定位可以用手机了,准确到可以手拉手。有了微信可以发个地址定位,想跑偏都不容易。江苏外理系统:南京、南通、张家港、镇江、扬州、盐城、常州、江阴等十几家外理公司,与我这个连云港外理同样的驾驶人,我们建立了微信朋友圈。“去江苏的哪座城市、哪个港口?走哪条线路、路况不堵车、安全又快捷?”这些坐落在江苏每个城市的外理系统的“定位导航人”为我发一条微信,几句话,分分钟搞定。 我的身后坐着主宰公司命运的领头人,保证行车安全、保证人身安全、就是保证这个企业的安全。 我很幸运,想当驾驶员成了,想穿制服一直穿着。加入外理这支队伍,给了我找美丽媳妇的底气,生了个乖巧的女儿,得了个长得像极了自己的孙子。人生啊,知足常乐。 感恩您外理,让我有个幸福的家庭! 祝福您外理,一路前行一路平安一路歌!